龙门教育“半军事化战疫”:这是场没有胜利者的战争

国际新闻 浏览(1315)

原标题:龙门教育“半军事化战争流行病”:这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战争

文|徐晶晶

没人料到疫情会如此严重

"不可能毫发无伤。没有最优解,只有次优解。”

1月19日,龙门教育CEO黄森雷仍在武汉出差,一切正常。在回来的路上,他碰巧经过了华南海鲜市场。此时,他绝不会想到春节会在“孤独的家里”度过。

四天后,武汉关闭的消息传来。形势突然变得非常紧急。

与其他培训机构不同,龙门教育的核心业务是封闭式培训,收入占60%以上。龙门的第一关是确保参加高考的学生复课。用黄森雷的话说,“这部分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经过3天的快速应急响应,新年第二天,龙门毕业班现场直播正式启动。

以前龙门中学采用类似衡水中学的管理模式,即半军事化管理。疫情爆发后,转向网上教学的龙门将面临完成网上“半军事化”管理的考验。

线下半军事化的在线管理

“这一次在这条线上,动员全国各地分校的总经理要容易得多。”团队从武汉停课那天开始准备,动员各级人员,选择直播系统,与家长沟通,培训直播操作……以确保应届毕业生的在线课程将如期在新年的第二天正式开始。

在Xi安开始“封锁”之前,龙门Xi安校区的一些老师已经在第一个月的16号之前回到了学校。只是回到学校后,老师们“出不去,进不去”,他们都在校园里完成作业、现场教学、互动答疑和批改作业。

“在同一时期,我们毕业班的在线课时可以达到80%左右。”根据黄森磊的分析,龙门教育70%的学生是毕业班学生。在这个阶段,对那些需要帮助的学生来说,基本上没有问题。毕竟,复课是家长们最关心的事情。

然而,当大多数线下玩家在疫情的第一阶段选择转网时,黄森雷也在思考如何进行差异化,并在差异化的基础上形成了龙门自己的优势。

他认为,即使班级处于线上,也应该“依靠老师教三分,老师监督学习七分”。因此,龙门选择了将学生的封闭半军事化管理从网上转移到网上。

如何将线下封闭的半军事化管理移到线下?龙门采取了三种策略:

1。加强师生之间的紧密联系。一群老师围着两三个班。

师生之间强有力的约束关系不仅体现在合理灵活的教学计划安排和清晰的教学过程上,还体现在提高在线服务能力上。

在服务方面,龙门采用团队制。一组教师(每个班级配备一名专职班主任和一名教学教师)从两三个班级中挑选学生。由于网络教育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师生之间的交流时间延长了,互动频率变成了学生随时提问,教师随时回答问题并在线交流。

最初,线下课程的过程是学生接受训练和军事训练,类似于衡水和毛坦的工厂。网上教学仍然每天从7: 30到22: 30为学生安排任务,并督促学生按照相应的时间表学习进度。在线点名在课前进行,课后通过社区布置作业。

"我们在网上需要做的是将原来的离线交互和服务流程转移到在线。至少在线服务不应该比离线体验差。”黄森磊说道。

要实现“网上服务不能比线下体验差”,教师仅在转换到网上服务后授课是不够的,教师服务也需要加强。关键是要澄清茶

在网络教学过程中,龙门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直播系统的不稳定性。短时间内大量用户的涌入对任何直播平台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为了保证教学的稳定性,龙门采取了同时启动四个直播系统的良好策略

对于没有很强交互性的大班直播教学,采用的直播平台是与龙门战略合作的直播平台。其他班级采用龙门自己的直播平台和另外两个合作直播平台。分校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选择。这些平台互为备份。由于具有自己平台的直播系统需要与硬件一起使用,因此就优先级而言,它是为自下而上的使用而保留的。

"二月是紧急时期。"黄森雷表示,从目前二月份的应急教学效果来看,龙门的方法仍然令家长满意。

对于特殊时期的教师地位和校园管理,黄森雷说,“人们总是处于恐慌之中”。

以武汉龙门K12课外培训园区为例。到目前为止,校园里的512名老师都没有生病,但是因为他们在疫区,武汉的老师最紧张和焦虑。

在教师提早返校的Xi安校区,戴口罩、测量体温、单间宿舍和校舍消毒等防疫措施也在全面实施。

"首先要确保教师的安全。我目前的任务是找到口罩,购买口罩,并为每个人分配防疫用品。”筹集资金后,黄森磊购买了2万到3万个口罩。

据估计,疫情对行业的影响比非典更严重。

疫情爆发期间恰逢离线组织寒假班和春季招生准备的重要阶段。在紧急转向在线教学并对即将到来的二月教学作出初步回应后,离线组织的下一个挑战是在春季招募学生并获得在线客户。

对龙门来说,关闭的补习学校上半年基本完成招生是比较好的,但另一项课外培训业务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黄森磊分析上半年一对一业务有三个报名节点:三月开学,四五月期中考试,期末考试。如果疫情持续,线下机构将失去传统的线下流动优势。虽然对递延收入的影响并不显着,但一对一业务的新用户数量也可能下降。

对于获得客户的新方面,他认为没有多少纯粹的网络教育企业能够实现现金流和成本的1: 1。如果没有经验的离线组织想要购买流量,交付效率可能低于1: 1。对于那些直接任务是缓解现金流压力的线下组织来说,损失大于收益。

作为龙门主营业务的封闭培训,联合报纸宣传在寒假前开始,今年上半年春季班招生于1月完成。虽然上半年仍有几个小的招生节点,但这学期的整体招生情况基本没有受到影响。

"对于班级来说,如果春季课程的费用已经收取,但春季课程的课程还没有完成,那么最重要的是使用在线课程来支付课程费用,并考虑在线课程和离线课程之间的转换关系。"

黄森磊认为,对于完全封闭的培训业务,有必要尽快完成课程。具体来说,在行动层面,要根据流行趋势合理灵活地调整教学节奏和安排教学计划。然而,完成该类的成本的核心在于行类和行类之间的具体转换关系,即是否贴现行类以及贴现多少。这需要对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

当然,龙门K12校外培训公司在招收春季班学生时也有困难。其校外培训业务占其收入的30%以上,以一对一和小班教学为主。不同于课堂消费,课堂消费发生在有一定信任基础的师生之间

虽然现在预测疫情的拐点和量化疫情的影响还为时过早,但黄森雷预计疫情的影响将比非典更严重。这不仅关系到应对措施的规模、国内经济增长形势和经济结构,也关系到近年来中小民营企业的困境和全社会的焦虑。

社交层面的焦虑有三个主要原因:

1。在微观层面,当前的疫情比非典传播得更快、更广。在非典时期,一些偏远的省和自治区是安全和健康的,但这一次所有地区都是成功的。虽然这种流行病的死亡率很低,但它具有很高的传染性,而且这种流行病的预防和控制措施越来越严厉。

2。从宏观角度来看,行业规模和经济体数量都有了很大改善。十七年前,国内培训行业的市场规模还不到1000亿元。目前,市场规模已超过2万亿元大关。

3。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来看,由于未来疫情的巨大不确定性,该行业的未来发展也是不确定的。再加上近年来频繁的监管政策,教育系统对以前“野蛮增长”的培训行业进行了一系列的整顿。在加快产业整合的同时,也给产业发展带来了一定的冲击。

非典一开始造成了两个月的社会关闭,黄森雷预测影响会更长,因为这次比非典更严重:“在这场流行病的考验下,每个人都在与时间赛跑。这取决于它停止的时间。”

理想的情况是,疫情有望在2月和3月得到有效控制。4月和5月之后,经济和社会活动将逐渐恢复正常。

"非典时期,巨人的前辈尹(,巨人教育的创始人)在网下工作,而我在网上学校工作。如果我不工作,我就不会工作。”与2003年非典疫情的细节一样,资深人士黄森雷对此轻描淡写。当时,他是北京大学网络学院的总经理。他所做的是“如何确保一所学校和一所重点学校能够参与远程教育机构的工作”。

时代的气候不可避免地影响了每个人,许多人的命运在2003年被改写。

从那一年开始,高考正式从7月份提高到6月份,许多志愿者申请都是针对医学专业的。

17年后,还不清楚高考是否会因为流行病而推迟。

深度:

400,000离线培训机构全员行动

龙门教育“流行病之战”:全员之战,又一场紧急“训练”

暴风雪中自救|培训机构“流行病之战”系列A

田野与隔离区.为了保证教学,这些老师详细说明了“教育培训行业遭遇第二次“紧急疫情”疫情中的教育培训市场:网上转型,生存培训机构纷纷转向网上小班化,临时措施还是长期战争的开始?

场馆严重依赖优质教育。他们如何对抗风暴?

非典企业家的对话和经验:教育和培训行业从17年前的灾难中学到了什么?

他们已经开始在网上上学了!

政策:

教育部:全国在线云教室将开放。我希望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并与

杭州合作,发布最强烈的停课官方公告:疫情不会结束,学校也不会在杭州开学!

帮助中小企业“生存”!北京、苏州、上海、青岛和其他国家的政府已经发布政策,要求返回搜狐,寻找更负责任的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