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福建山区企业,要与全世界燃油车为敌!

国内新闻 浏览(1649)

6月11日上午,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ATL宁德时代)正式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截至中午收盘时,宁德时报的股价已升至36.2元,上涨44%。首日市值达到786亿,成为创业板第二大市值企业。

宁德时代是国内资本市场相关政策调整后的第三个首发企业。

在之前的两家公司中,姚明康德创造了今年利润最高的新股,其神话是连续16次提价,市盈率超过100倍,合同首次签订后的利润为108,300元。富士康开盘价为16.52元,上涨至19.83元,涨幅44.01%,总市值超过3900亿元。

与上述两个相比,在首次公开募股之前,宁德时代引发了更多的期待。这家成立仅7年的公司以违反制造业法律的速度绘制了一条直线上升的曲线。2014年,宁德的收入为8.6亿英镑,利润仅为5000万英镑。2017年,公司收入攀升至199.96亿英镑,净利润达到39.72亿英镑。

许多组织和公司都想分享宁德时代的步伐。其股东包括云峰基金、赵胤国际、深圳风险投资、君联资本、富士康、TCL和BAIC。

早在2016年底,宁德时代的私募股权基金就被提高到了26倍,这对于未上市企业来说是一个惊人的倍数。然而,投资者继续跟进,吸引了包括云峰基金在内的顶级投资机构的追逐。

首次公开募股后,资本市场也对以前为投资机构保留的“宁德红利”寄予厚望。

5月底,《宁德时报》发布的消息显示,本次首次公开发行将发行2.17亿股,不低于首次公开发行后总股本的10.00%,发行价格为25.14元,市盈率不到23倍。

相关数据低于资本市场的总体预期。一些分析师认为,宁德时代的市盈率约为40倍,股价预计在50元至60元之间。更多评论指出,宁德时代有望取代温氏股份,成为创业板市值最大的企业。

这样的预测意味着两个数字:超过1300亿英镑的市场价值和接近10英镑的上限。“1”投资组织对宁德时代的热情不完全集中在投资回报上,而更多地是由于该公司在数十亿美元市场中的战略角色。

宁德时报是世界上最大的动力电池公司。2017年,其出货量达到12 GWH(120亿瓦时,用电单位),超过特斯拉供应商松下,在业界排名第一。

宁德时代崛起的背景是国家政策的支持和席卷全国的新能源汽车浪潮。在可预见的未来,这股浪潮将继续创下新高。

为了摆脱石油进口的限制,在新一轮汽车产业竞争中赶超,中国政府坚定不移地推进新能源汽车战略。与此同时,许多欧洲国家也明确提议在20年内“淘汰”传统燃油汽车。

根据第十三个五年计划,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和销售将达到200万辆,几乎是2017年77.7万辆的三倍。

相应地,该计划要求到2020年,一个生产和销售规模超过40GWh的动力电池企业将在中国诞生,这意味着宁德时代将不得不在未来三年保持至少100%的复合增长率,以满足政府的“要求”。

作为新能源汽车背后的行业,动力电池不仅仅是供应商。

新能源汽车推广的关键点,包括充电速度、巡航里程和使用寿命,都与动力电池直接相关。此外,动力电池的成本也直接决定了新能源汽车的成本。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的研究表明,当动力电池的平均单位成本降至0.78元/瓦时,新能源汽车的经济性将超过燃料汽车,并将从政策驱动转向市场驱动。在新能源行业,这条成本线也被视为整个行业的转折点。

宁德时代是最有希望突破的企业转折点。2017年,国内平均成本

由于全方位优势,宁德时代已经联合了全球众多新能源汽车制造商,包括宝马、奔驰、大众、宇通、SAIC、BAIC、吉利、FUC、CNAC、东风和长安。在汽车制造的新生力量中,威来、马薇、巴汀等几款车型也与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相匹配。“2”在新能源汽车行业的战略地位是投资机构一个接一个重新关注宁德时代的基本逻辑。例如,云峰基金投资后,宁德时代迅速成为菜鸟网络新能源战略的合作伙伴,为其建设绿色交通网络提供支持。

此前,云峰基金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余峰表示,宁德时代作为中国制造业的标杆企业,拥有与云峰“培育本土世界级企业”使命相同的国际基础和潜力。

到2018年,余峰的预测开始大规模实现:

3月2日,大众集团的MEB项目宣布定点宁德时代。该项目是大众推出的新型模块化电动平台,涵盖汽车、紧凑型电动车、SUV、MPV等多种类别。这项决议被整个汽车工业称为中国汽车零部件工业历史上最大的突破。

同月,戴姆勒相关官员表示,他们已经与一家中国电池供应商签订了合同,未来梅赛德斯-奔驰电动汽车将在全球市场使用中国电池。据消息来源称,供应商是在宁德时代。

4月25日,捷豹路虎集团宣布与宁德时报签署战略合作意向书,共同研发汽车动力电池技术。

5月25日,宁德时报日本分公司在横滨正式成立。此前,包括丰田、日产和本田在内的日本汽车制造商表示,他们正在考虑使用宁德时报电池。

6月初,德国媒体透露,宁德时代有可能在德国图林根州建立一家电池工厂,作为其进军欧洲市场的主体。据报道,另外两个欧洲国家的相关部门也与宁德时代进行了密切接触,就最合适的工厂选址“达成一致”。

战略和技术是曾玉群引领宁德神话的关键词。

参与宁德时代投资的云峰基金相关负责人曾描述:曾东(曾玉群)是一位极具战略眼光的领导者,也是一位非常扎实的技术人才。他珍惜和吸引人才的策略是宁德时代实现技术突破的基础。

战略和技术是曾玉群引领宁德神话的关键词。

曾玉群出生在福建宁德的一个农村家庭,在山里长大。《滴水穿石三十年福建宁德脱贫纪事》描述了从宁德市到寿宁县下党乡至少有15条隧道,每条隧道代表福建东部的一座山。

1989年,时任宁德地委书记的习近平沿着山路走了两个小时,然后进入村子里举行扶贫协会。走出这座山又花了三个小时。此后,他开始了一段“向空中挖掘的旅程”,带领穷人走出大山,引导宁德人走出贫困,走向财富。

当习近平主席改变宁德时,走出大山的曾玉群也在努力把握自己的命运。

1989年,曾玉群从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毕业后,被分配到福建的一家国有企业。在那里呆了不到3个月之后,他辞职去东莞当了10年工程师。在此期间,31岁的他成为了最年轻的工程总监。

1999年,曾玉群与另外两个合伙人共同创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TL),然后解决了贝尔实验室没有解决的锂聚合物膨胀问题。

当时,ATL通过提供两倍容量和一半价格的韩国电池,迅速打开了手机市场。全国各地的订单源源不断。

2004年,一家美国公司找到了MP3电子产品的秘密电池配方。该企业此前已经寻找了许多国际锂电池公司,但没有一家能够解决锂电池周期短、电池长期使用后膨胀的问题。

ATL为另一方试制了一种特殊电池,双方立即达成了合作关系。曾玉群没有想到合作开始时,对方要求1800万节电池。

这家公司叫做苹果,ATL供应大众

苹果之战之后,ATL进展顺利,从行业中的一匹黑马变成了领先企业。在此期间,其市场领域不断扩大,成为世界第一线品牌平板电脑、智能手机和其他新型电子移动设备的必要电源。

业界有句谚语说ATL已经是消费电子领域电池行业的世界第一。此前有传言称,当苹果手机产量紧张时,一家公司凭借其规模优势从一家韩国公司获得一批苹果手机电池订单,但最终不得不将其转移至ATL,因为它做不到这一点。

4

ATL的发展自赢得苹果以来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重大挫折,但曾玉群却无法入睡。

在2008年奥运会期间,国家鼓励示范城市发展新能源公共交通,并向其提供大量补贴,几乎所有汽车公司都加入了进来。在此期间,作为混合动力和纯电动汽车的直接动力源,车载动力电池的需求逐年扩大。

曾玉群敏锐地判断这是一个失去的机会,但当时ATL没有资格生产车载动力电池。早年,由于缺乏资金,ATL进行了几轮融资,最终控股股东是日本公司TDK。这种“外资”地位违背了当时国家的产业政策。

曾玉群考虑了很久,最终决定破釜沉舟。2011年12月,他在家乡宁德创建了宁德时代。

宁德时代诞生时,汽车动力电池行业已经建立了一个独特的规则:这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市场,玩家在整个汽车行业基本上都有自己的“兄弟”,关系非常牢固。

与这些左撇子补贴和右撇子汽车工厂的对手相比,宁德时代可以说是“先天缺陷”,只能在市场上争夺机会。正是这场斗争创造了行业的制高点。

2013年,宝马寻找电池解决方案,全球巨头纷纷搬迁。在所有竞争对手中,新生的宁德时代并不广为人知,但由于ATL在苹果供应链中的地位,宝马决定给与ATL血脉相同的这家公司一个尝试的机会。

宁德时代利用了一份800页的德国技术报告来抓住这个渺茫的机会。它的高效率和高质量的电池单元一举打动了挑剔的德国人。

此后,宁德时代围绕宝马项目与日韩企业展开长期竞争,完成自我转型。在此期间,他们克服了三元锂电池的过度充电问题,颠覆了国内电池的相关技术。凭借“13年电池性能无变化”的循环寿命,一举击败日本和韩国企业的产品。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征服”宝马,宁德走了一条完全相反的道路。该行业经常把汽车供应链系统描述为一个登山头。新企业可以从独立品牌攀升到合资模式,然后一个接一个地走向国际市场。最后,他们可以有机会与豪华车携手合作。这个过程至少需要几年时间。

宁德时代直接爬到宝马的巅峰,然后一路“跳水”去收获。

回首往事,宁德时代与宝马携手,不像一个奇迹,更像是一场事故的必然结果。在引领国内产业的技术和产品的支持下,宁德时代几乎成为宝马的唯一选择。通过科技赢得“5”之后,曾玉群在这个领域变得越来越专业。曾玉群不是电池科学班的,他原本是一个“技术狂人”。他在职业生涯中获得博士学位,后来成为《物理化学电源杂志》编辑委员会成员、亚洲固态离子协会理事、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清洁能源中心学术成员。他是这个行业的著名专家。

宁德时代自称是中国最愿意投资研发的电池公司,其毕业生起薪非常丰厚。2016年,宁德时代的研发投资超过10亿元,2017年增加到16亿元。

曾玉群为宁德时代的科研体系感到骄傲。他很少公开露面。他总是谈论技术,经常抛出很多数据。他曾经说过:许多人在

宁德时代高举科技旗帜,迎来了最好的时代。

2015年初,中国政府进一步加强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和支持。松下、三星、LG和其他国际企业都被感动了,他们玩了面板和半导体行业使用的老把戏:通过降低价格来饿死当地竞争对手。

当中国企业的平均出厂价为2.5元/瓦时,日本和韩国企业被迫以1元/瓦时的价格亏本发货。一段时间以来,主要的汽车制造商相互依赖,让本土品牌陷入死胡同。

政府视新能源汽车为行业的基石之一,自然不能容忍行业的核心再次落入他人手中。不久,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了一份“白名单”,一组韩国电池汽车被禁止进入补贴名单。

消息一传出,市场形势就逆转了,汽车公司纷纷终止国外订单。以宁德时报和比亚迪为首的国内电池公司成为市场的绝对主力。

在此期间,新能源汽车的浪潮愈演愈烈,从公共交通到小型客车,几乎所有强大的企业都加入进来,希望参与其中。

英美烟草通过投资股票做出了更多安排。贾月亭被蒙住眼睛,董明珠把他所有的财产都投在了银龙。在大趋势下,威来、马薇等新一代电动汽车品牌诞生,在汽车问世之前,它们获得了数十亿的估值。

2015年,国内新能源汽车迎来了第一轮爆炸。那一年,新能源汽车的产量增加了四倍,达到每年33万辆。在这一波浪潮中,宁德时代也实现了飞跃,电池产量从2014年的0.27千兆瓦跃升至2.19千兆瓦,增速超过8倍。

在行业的集体狂欢中,洗牌期也很快到来。

在整个汽车市场,作弊和赔偿的问题爆发了,公交车成了受灾最重的地区,银龙一炮而红,很快陷入谣言和怀疑的危机。乘用车市场、吉利的新能源版图不断扩大,威尔玛等新生力量也受到广泛赞扬。乐视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早已在未来……

动力电池行业也有过山车式的场景。由于电动巴士市场的增长,沃特马曾经创造了净利润增长123倍的奇迹。然而,由于磷酸铁锂电池的衰落,她在一年的繁荣后陷入了严重的债务危机。

曾玉群在疫情中显得相当平静。在给他同事的一封信中,他写道:竞争极其激烈,其他人进展迅速。如果我们只“取得一点进步”,我们就会落后并被淘汰!人们不会等你,顾客也不会等你。

曾玉群试图带领宁德时代在多维度上取得更大进步。因此,当所有同事围绕补贴展示自己的能力时,宁德时代开始了多层次布局:“上游原材料,2015年,公司通过收购介入锂电池回收业务,确保正极材料的供应;

2016年,宁德时报和嘉能可达成一项为期4年、2万吨的供应协议,锁定核心钴资源;

2017年,该公司收购了北美锂工业的43.59%。

2018年3月,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宁德时代进一步加强了在北美的锂收购,完全掌握了加拿大魁北克省这个锂矿项目的控制权.

通过早期布局,宁德时代很好地避免了去年开始的钴和锂战争。在原材料价格双重上涨和整个行业普遍悲伤的情况下,他们不仅要照顾好自己,还要继续降低产品成本。

在技术层面,公司继续加大对固态电池、锂金属空气电池、氢燃料电池等技术研发的投资,代表了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这些战略安排不断扩大宁德时代与其竞争对手的差距,也为曾玉群赢得了“卓越战略眼光”的称号。正如云峰基金的相关负责人所说,他至少比他的同行多走了一步。

曾玉群能够充分实践自己的战略愿景,并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宁德时代稳定和不断扩大的市场优势。根据2017年下半年的数据,订单

彭博的相关预测认为,到2020年,宁德的产能将至少增加4倍。由于行业影响力迅速上升,《日本经济新闻》一年多前深入宁德时代,称该企业代表了中国电池制造商的崛起和信心。从那以后,一个不为人知的地名宁德,已经成为世界各地许多报道的关键词。

7

宁德位于福建东南角,市区(不含县、村)人口不到50万。很久以前,这里的山堵塞了道路,很难进出。它被认为是东海岸最贫穷的城市。今天,从这里出发的车队每天都排着长队,穿过隧道将宁德的电池运送到世界各地。

2018年3月,央视《大国重器2》团队来到这里,记录了这些令人惊叹的电池技术。

对于宁德人和中国工业来说,争夺电池市场的顶端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自从索尼在1995年发明第一种锂聚合物以来,这个巨大的市场一直掌握在美国、日本和韩国手中。

许多行业被困在电池技术中,包括苹果手机、特斯拉和无人机。电池一直是“巨人的游戏”,因为投资巨大,研发困难。即使是工业巨头也有翻船的可能。当时,全球最大的电池行业领导者A123已经倒闭并被收购,而继任者松下、索尼和三星都在电子产品巨额利润的支持下,在电池行业取得了成就。

与这些巨人相比,曾玉群和宁德时代的开始不值一提,但仅仅七年后,他们就以顶点为基础,写出了行业的规则。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该企业仍将能够舒适地享受其规模和技术壁垒带来的红利:

在政策方面,国家正在逐步收紧新能源汽车的补贴金额,提高补贴门槛。劣质产能将继续被淘汰,马太效应进一步加剧了产业集中度。

在行业中,动力电池的批准和销售需要很长时间。因此,汽车制造商不会轻易更换动力电池系统供应商。

最重要的是,到2017年底,新能源汽车在中国汽车总销量中的比例仍不到3%,市场空间巨大,达辆。从全球政策和工业发展的角度来看,新能源汽车的趋势已经不可逆转。

在这些数据和背景下,曾玉群的目光投向了更高的战场。2017年3月,他在给所有CATL人的信中写道:“我们的竞争对手不是国内同行,也不是与外国同行竞争。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与燃料汽车竞争。如果没有办法与燃料汽车竞争,就没有市场化的可能性。现在靠补贴,没有补贴后怎么办?这就是我们想研究的.如果2017年的所有目标都实现了,我们可以认为我们基本上具备了与燃油汽车竞争的基本条件。”

进入2018年,曾玉群已经掌握了这些基本条件,他也为宁德时代提出了一个具体的目标:

当我们老了,我们可以自豪地告诉孙子:“我也有一份贡献,带领汽车从石油时代走向清洁能源时代,让国家变得蓝而清晰。”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zero2ipo.com.cn)。]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