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启动“太空司令部” 谋求太空作战先人一步

热点专题 浏览(1276)

原标题:观察|美国陆军发射“太空司令部”寻求太空战争的领先一步

美国太空司令部当地时间8月29日正式发射,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副总统伯恩斯将在白宫举行发射仪式。

美国的举动引起了军界的关注和讨论。为什么美国要在积极推动台湾空军(也称为“天军”)组建的同时建立太空司令部?为美国军方建立太空司令部有什么意义?

8月22日,“德尔塔”4M火箭发射了一颗全球定位系统-3导航卫星,这是火箭的最后一次发射任务

美国空军编队的领导者

自2009年美国网络司令部成立以来,美国军方还没有建立过司令部。太空指挥部将是美国第11个作战指挥部。每个总部负责军事行动的地理或职能任务。太空司令部成立后,美国军方的太空技术能力将得到改革和提升。

根据五角大楼的消息来源,太空司令部负责阻止冲突,保护太空行动自由,整合联合太空力量,加强与战斗相关的太空能力。据估计,包括卫星通信、导航、导弹预警、环境监测、军事情报、监视和侦察在内的87个部门将从战略指挥部撤出近700名人员。

空间指挥部的永久总部地点尚未选定,但该地点已缩减为三个地点:阿拉巴马、加利福尼亚或科罗拉多。一些官员表示,总部成立后,将推动泰国空军的组建。美国空军上将雷蒙德将成为太空司令部的第一任指挥官。

美国太空司令部的成立被认为是泰国空军组建的先驱。虽然台湾空军将与太空司令部合作,但他们是不同的实体。前国防部,沙纳汉,去年解释说,泰国空军负责提供人员,材料和能力,以支持太空行动,而太空司令部将作为一个作战司令部,利用太空能力和领导太空行动。目前,台湾空军的组建还没有得到国会的批准。去年5月,国会预算办公室指出,太平洋空军成立后,五角大楼的年度预算将超过10亿至20亿美元,初期军事费用接近50亿美元。

太空司令部司令雷蒙德在6月说,他的第一个任务是确保美国军方核心太空能力的指挥和控制的无缝过渡,并在从宽松环境向战争状态过渡的过程中采取措施增强战备状态和杀伤力。

帮?拦骄谡绞倍碧兆试?

在美国太空司令部成立之前,美国陆军有10个联合作战司令部,其中6个是战区司令部,4个是职能司令部。

6个战区司令部包括:美国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美国欧洲司令部、美国南方司令部、美国中央司令部、美国北方司令部和美国非洲司令部。四个职能总部包括: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美国战略司令部、美国运输司令部和美国网络司令部。

最新的是2009年成立的网络司令部。还建立了空间指挥部,以满足新的军事作战环境中新的作战指挥要求。太空司令部的职能最初隶属于美国战略司令部,但现在它已经分裂,并将继续作为一个职能司令部。

太空作战司令部需要尽快改革。以前,空间资源之所以以战略指挥的形式指挥,是因为通信、导航、导弹预警和空间军事情报能力等空间资源是军事行动中最具战略意义的环节,决定了在整个战场上能否获得绝对的不对称优势。它的战略意义处于战争所有因素的首位。尽管布什总统在2002年解散了前太空司令部,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忽视了太空行动的战略意义。当时,出于优先考虑,太空行动的指挥权只能置于战略指挥权之下,这也表明乔治布什和特朗普对太空行动的战略属性有着深刻的理解。然而,随着时代的变化,战争也在变化

可以看出,空间的战略属性正在凸显,因为通过空间领域的通信、导航和遥感,可以实现全面的信息不对称。近期装备的天基红外预警卫星、AEHF高密度通信卫星、全球定位系统-3新一代高级导航卫星、MUOS新一代移动高速通信星座、HCSW以及正在测试的

AEHF高密度军用通信卫星

ARRW高超音速作战武器都是对空间军事战略的响应。以俄罗斯为代表的其他主要军事大国也在发展其“快速”军事能力,其特点是快速信息和快速交付。这使得空间作为战场监视的制高点,必须更快地显示地球表面的对抗情况。因此,美国太空司令部的正式启动可以说是美国不能等待的事情,从特朗普总统到各级作战部门。

泰山空军的兵役并不紧急。它仍然在慢慢地玩游戏。虽然太空领域的指挥行动急需改革,但作为军事力量建设的兵役部门的作用并不需要立即改变。毕竟,军事行动和军事力量建设是完全不同的,尽管它们都是太空中的军事事务。这也是为什么太空司令部已经成立,台湾空军还没有得到国会的批准。

战斗意味着在太空中使用军事资源。战场上不同的使用方式、指挥机制和反应速度直接决定了战争的成败。然而,建设无非是建造设备和人员。基础工作将保持不变。不管空军如何分裂,无非是改变部门设置。当然,改变兵役制度需要大量的开支,每年额外的管理开支估计超过10亿美元。这些因素也是美国国会和军方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

总之,虽然美国太空司令部和美国空军都与太空作战有关,但它们的性质完全不同,推进速度也不同。一方面,美国太平洋空军的建立除了增加巨大的费用外,没有什么紧迫性和高价值。它的建立与否对空间指挥部的指挥和运作影响不大。另一方面,空间指挥部的正式启动将极大地促进美国军事行动中空间资源的动员,极大地提高指挥效率和战略前沿属性,并使美国军事行动更容易发挥主导作用。它值得跟踪和研究。